仙逸殿 > 女生频道 > 大明第一媳 > 第二百三十六章 一箭三雕
????待马赐和赵婆子都出了后罩房之后,雨燕屏退了屋里伺候的丫鬟,吩咐丫鬟婆子守在屋门前,不许放任何人进来。

????打起了碧纱橱外头挂着的层层珠帘,雨燕捧了一盏茶水房刚沏好的老君眉走了进来,见冯老安人用手杵着下巴,似是还在想着方才之事。

????雨燕不敢上前打扰,把茶盏搁在冯老安人身旁的高几上,就要退出去,却被冯老安人给叫住了。

????“雨燕,留下来!我有几句话想要问问你!”冯老安人说着,用手指了指摆在一旁的凳椅,示意雨燕搬了凳椅过来坐。

????雨燕小心地坐在了凳椅之上,这才敢抬起头望了冯老安人一眼,见老夫人也瞧着自己,马上就低下头来,不敢再往着冯老安人望去。

????雨燕心中打了一阵鼓,心里暗暗道:老夫人留了她下来,难不成是为着老爷属意红姨娘来管家的事吗?

????可是老夫人已经和马管事,赵妈妈再三商议过了,留了她下来,难不成老夫人想要告知自己,她的意思吗?

????“不知老夫人留了奴婢下来,是想要问奴婢些什么?奴婢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雨燕不敢断言,所以还是问了问。

????冯老安人瞧着雨燕一副惊慌失措的模样,失了往常的镇定,以为是自己方才那样的神情和言语吓到她了。

????忙换了副温和的神情,带了几分浅淡的笑容,问道:“雨燕,你可有觉得我是个铁石心肠之人?六郎媳妇如今还病在榻上,我就想着重新选个世家姑娘出来,做了六郎日后的填房。

????可继室难为呀!哪个好人家的姑娘,愿意把自己养了十多年的宝贝闺女,嫁给人家做填房的呢?”

????冯老安人说话的时候,细细观察着雨燕的一举一动。

????雨燕心中也是晓得些厉害关系的,这些事情,都是主人家自己的私事,她一个被买进府伺候的丫鬟,哪里有资格去说主人家自己的私事?

????虽说她在冯老安人身边伺候多年,可也是得了冯老安人的抬举和宠爱,她在府中才能有如今的地位。

????冯老安人不论做什么,于她而言,那便是对的,不容反驳的。

????雨燕心中这样想着,缓缓道:“老夫人做这些,无非是为着咱们二房日后所考虑。长房和四房这些年人丁兴旺,三房和咱们人丁单薄了些。

????三房虽说同咱们走得近,三房的海老太太和老夫人又是多年的老友,但三房毕竟和四房在一处,依附着四房,如今除了逢年过节海老太太着人送些节离过来,旁的交际,再没有了。”

????冯老安人有些没想到,雨燕这个平时看着不起眼的小丫头,竟懂得这里头那么多道理。

????想要家族兴旺,无非就是人丁兴旺!六郎身边,加上那红姨娘,统共就两个伺候的人,如今蔡氏在榻上躺了多日,眼瞅着是要不成了,膝下有只有晟哥儿这一个独苗。

????难不成二房的将来,就靠晟哥儿这一个独苗吗?

????若晟哥儿将来英年早逝,他们二房就彻底后继无人了。到时候若世人提起顾家,只会想到澄江的顾家,石屏的顾家,哪里会想到他们朋普的顾家呢?

????冯老安人为着二房的将来着想,早些日子给顾礼华挑好了继室摆着,也省得被红姨娘那妾室捷足先登了。

????片刻之后,雨燕就吩咐小丫鬟把多宝架上摆着的插了腊梅的白瓷花瓶摆在了碧纱橱里头,有对半人高的白瓷花瓶,摆在了冯老安人歇息的软榻旁。

????冯老安人坐在榻上,瞧了一眼那半人高白瓷花瓶里头插的腊梅,朵朵含苞欲放,待盛放之后,想必还能放些日子的。

????凑近闻了闻,闻见了一股极为清淡的梅香,既不冲鼻,也没有旁的怪味。

????闻久了,只觉得周身舒畅,连瞌睡都给驱散了。

????冯老安人心中正好奇,她屋里伺候的丫鬟,何时出现了个手巧且由眼力见的丫鬟,正要问雨燕的时候。

????雨燕转过头来,就道。

????“老夫人,那几株腊梅是三姑娘到后花园的腊梅林里头亲自动手剪的,因着三姑娘听说了老夫人甚爱梅花,若是剪了些盛放出的梅花,只怕没过几天就谢了,又要喊人进去梅林里剪了。

????三姑娘说了,若是剪了些花骨朵,待到它盛放,还需些时日。完全盛放之后,又能摆上几日。”

????说着,雨燕亲自捧了一盏茶,搁在了一旁的高几上。

????“三姑娘还说了,梅花还是花骨朵的时候,有一股淡淡的梅香,老夫人伴着梅香入睡,也能睡得安稳些。”

????冯老安人闻着雨燕搁在高几上头的那盏茶有一股淡淡的梅香,以为是茶水房的丫头在里头添了味梅花花瓣,掀开茶盏,吹了吹茶水上头的浮色,轻轻饮了半口。

????回味过后,冯老安人觉得这梅香很淡,不像是把梅花的花瓣揉在茶叶里,倒像是把梅花上头的露水,用来做了这沏茶用的水。

????瞧着冯老安人把茶盏中的茶水一饮而尽,雨燕在一旁就笑了笑,就道。

????“三姑娘果真料事如神呀!三姑娘说,在那煮茶的水壶里加上些腊梅上头的晨露,老夫人就会多喝几口。没成想老夫人不但是多喝了几口,连一盏茶,都喝得干干净净。”

????听得雨燕这样说,冯老安人也淡淡地笑了笑,随后问了句才,“棠姐儿呢?可差人送她回去了?”

????“老夫人,三姑娘已经回去半晌了。在茶水房帮着丫头们煮了那碗含着腊梅晨露的水后,就被林老夫人差了梁嬷嬷来,给接走了。”

????雨燕话音刚落,就听见了屋外传来了阵小丫鬟的声音,是蔡氏屋里伺候的丫鬟,过来求见冯老安人的。

????雨燕不敢擅做决定,抬起头往冯老安人这边看了一眼,问了冯老安人的意思,“老夫人,这丫头,您是见还是不见?”

????“既是蔡氏屋里过来的,我便不见了。待会你喊个小丫鬟,让她带着那丫头去茶水房里头喝几盏茶,拿个几吊钱赏她,就把人好生送回去吧!记得叮嘱她,仔细照顾着蔡氏,不得有片刻的怠慢。”

????冯老安人说着话,眼里闪过了一份愧疚,不过转瞬,就在她的眼里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蔡氏毕竟是她当初为顾礼华挑的儿媳,如今重病在床,她这个做婆婆的没去瞧上几眼,终究是有些说不过去的。

????傍晚,瑞月院里头。

????蔡氏拖着孱弱的病体,靠在窗下的软榻上。身上披着几件厚厚的锦被,怀中抱着一个鎏金的汤婆子,脸色很是苍白,甚至于苍白到瞧不见一丝血色,有气无力地交代着底下的婆子做事。

????刚用过晚饭,蔡氏就吩咐人把顾礼华书房伺候的管事妈妈和伺候笔墨的丫鬟,一起喊了过来。

????“你们都是在老爷书房里头伺候的,老爷前些日子病了,身子还没好全,还需你们多上点心。夜里风大露水重,记得在屋里燃上炭盆,这样老爷夜里睡着的时候,也不会着凉。”

????蔡氏刚嘱咐完,底下跪着的丫鬟婆子皆异口同声回了句‘是’。

????突然,蔡氏身边伺候的秋华从外头急急忙忙走了进来。神色有些慌张,像是有什么要紧的事,要禀了蔡氏一样。

????前些日子,蔡家老太太听说蔡氏病了之后,特地带了儿子媳妇前来看她,见自己闺女消瘦成这副模样,蔡老太太心疼,特地留下了自己身边伺候的丫鬟,来照看着她。

????把秋华这个蔡家的丫头留在顾府里头,一来是希望她能好好照顾蔡氏。

????二来则是要盯紧了顾府,若是顾府起了想要等蔡氏死后,纳填房的心,一定要尽早报回来,到时候蔡家定会喊上人,到顾府里闹上一通。

????蔡氏是顾礼华三书六礼,八抬大轿迎娶入门的当家大太太,若是病逝了,顾府定是要守孝三年。三年之后,在论及填房继室之事。

????秋华朝着蔡氏使了一个眼神,就搀着蔡氏到了里屋,关上的里屋的门后,这才缓缓道。

????“太太,可不得了了。老爷前两天喊了马赐和赵婆子去书房,像是在商议让红姨娘顶了太太,代替太太管家之事呢。老爷还特地吩咐了马赐,让马赐来找您要掌家对牌钥匙呢。”

????蔡氏闻言,脸上并未显露多少意外之色。

????而是喃喃说了一句,“这些事情,我早该料到才是。我这样的身体,还不知能撑上几日,早些定了管家太太的人选,我也能放心些。”

????秋华听蔡氏这样说,当场哑言。

????老太太喊了她来太太身边伺候,不是看着太太在顾家的地位,一步一步被人架空的。那红姨娘不过是个妾室,太太才是顾家的管家大太太,太太如今还好好活着,推个姨娘出来管家,也不知顾家是怎么想的?

????秋华心中为蔡氏报不平,当场就忍不住。

????“太太,您是我们蔡家的出来的姑娘,当初老太太把您嫁来顾家,不是看着您被别人欺负的。那红姨娘不过是您屋里的一个洗脚婢,不过得了顾礼华几日宠爱,就敢压在您头上,太太您怎么忍得下去呀?

????一定要好好教训一顿,才能解气!”

????教训红姨娘?以她如今这样的身体,还能去和红姨娘打擂台吗?

????顾礼华站在红姨娘那边,对她正是大宠大爱的时候,自己和她过不去,不就是和顾礼华过不去。

????她如今这样,何必去讨了顾礼华的不快?

????“秋华,你刚来,不晓得咱们府里的这些情况。那红姨娘虽是妾室,却是良籍,她若是能为六郎生个一儿半女,兴旺了顾家,便是管家大太太,她也是做的得。老太太这么多年了,一直等着抱第二个孙子呢。”

????蔡氏嫁在顾家多年,冯老夫人巴不得她生三四个儿子出来,好让顾家人丁兴旺。

????只可惜她自己不争气,好不容易生了个晟哥儿,却把晟哥儿放在外祖家养大。最后连顾礼华的心,她也笼络不住了。

????她没想过要怪红姨娘或是顾礼华,或是冯老安人,她沦落到今日这个下场,皆因自己不争气罢了。

????听得蔡氏这样说,秋华才知道太太竟是这样想的,可太太怎能这样想呢?蔡家出来的姑娘,怎么能被一个洗脚婢出身的丫鬟,压在脚下?

????秋华心中不解,又道:“太太,老太太当初把您来顾家的时候,是一千个一万个舍不得,担心您在顾家受了婆母的气,受了丈夫的气。老太太为着您,把她的陪房都拨给了您。

????您是顾家的大太太,就算那些个姨娘生了孩子,照样是可以养在您名下的。老太太心疼太太,已经好些日子没吃好饭了,太太为了老太太,应该振作起来才是!”

????秋华说了一通,见蔡氏仍旧一副不曾动容的模样,心里是又气又急,不知该如何是好?

????突然间,秋华想到了晟哥儿。

????晟哥儿是太太亲生的,若太太死后,晟哥儿年纪尚浅,岂不是要受到继室填房的磋磨。晟哥儿的科举仕途,岂不是要受到那填房继室的影响。

????“太太,就算您不为着自己着想,也该为着晟哥儿着想呀!红姨娘不是晟哥儿亲生的母亲,若您不在之后,红姨娘对不是自己亲生的孩子,能照顾周全吗?

????况且晟哥儿还是嫡子,日后承袭顾家二房的人。那红姨娘岂能不忌惮?”

????听到秋华说起了晟哥儿,蔡氏有一瞬间的木然。是呀!如今晟哥儿年纪还小,若是她走后,六郎娶了继室填房回来,晟哥儿岂不是要遭了冷落?

????晟哥儿是她的心头肉,便是她死了,也是要护住她的。

????看着蔡氏陷入了沉思之中,秋华暗暗叹了一口气,吩咐屋外伺候的小丫鬟,把先前去冯老安人屋里的丫鬟瑞儿提了过来。

????瑞儿显然是受了惊吓,还没进入屋里,人就开始瑟瑟发抖起来。不敢抬起头来看任何人,只敢低着头走着。

????“太太,这便是去了冯老夫人屋里报信的丫鬟,瑞儿!奴婢已经差人打听过了,这瑞儿是冯老夫人拨来您屋里伺候的,经常把咱们院里发生的事,私自禀到冯老夫人面前。

????方才回来的时候,奴婢瞧着她四处张望,就让几个婆子按住了她。”

????秋华指着跪在地上的瑞儿,给蔡氏解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