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逸殿 > 玄幻奇幻 > 惊神时代 > 第二十六章:大人物
????又是一道雷电光芒掠来,轰击在尸群之中。

????电光爆炸开来,几道尸体在冲击波中翻倒,然而又不知恐惧地迅速爬起身来,身上还带着雷电轰出的火焰,接着两位司员撞去。

????本来已经死亡的存在,自然不会畏惧死亡,更不可能畏惧疼痛。

????两位司员的脸色,都变得一片苍白。

????“快走!请求镇安司支援!”

????这个层面的存在,已经是不巡检司所能摆平,更不是他们两位小小的司员可以处理,这需要镇安司,以及皇城内的其余大能高手,他们能做的,只有通知和逃跑。

????两位司员当机立断,立马转身掠向了马车,然而两人才掠到车旁,都还没有迈上车厢,戴着草帽的男子身躯彻底转朝了他们,这双漆黑的手豁然上抬,空荡荡的袖管哗啦振动,而两道纸钱便豁然掠出。

????纸钱于半空中变为了两道青烟,撞击在了双翼飞棕马的头颅上,这匹生着双翼的马匹眼神立马暗淡,在他们刚刚要迈上车厢之际,四腿一软,轰然间倒在了地面,于两位司员不可置信的目光中,变为了一滩脓水。

????草帽男再豁然张开嘴巴,一黑色的鬼气,从他的口中喷涌而出,掠过群尸,涌向两位司员。

????“小心!”

????战师身躯一转,护在了神术师的身前。在巡检司的组合安排中,战师就是要保护住身体孱弱许多的神术师,此刻这本能便驱动了战师。

????他手中的剑本能性地对着鬼气竖斩而出,劲气将鬼气撕裂成了两半,而这两半,在他即便屏住呼吸的前提下,仍然各自顺着他的鼻腔,涌入他的肺腑。

????战师的脸色于瞬间变得乌黑一片,当即捂着自己的喉咙,跪倒下来,身体内里的脏器正在迅速发黑,浓郁的生气在不断的消失,变成如同风干了数月的腊肉。

????“黄宇!”神术师仓皇搀扶住他,可通过这位名叫黄宇的司员的神情便能看出来,他此刻痛不欲生。

????草帽男堪堪露出阴影的嘴角,仍然没有弧度,仿佛杀死两位巡检司的司员,于他来说不过是家常便饭。

????神术师的脸色已经一片苍白,无力地威胁道:“你出手伤害朝廷官员!这是死罪!现在回头是岸,还有一线生机!”

????绝境之下无脑也无力的威胁当然换不来任何的转折的机会,尸体群这时候若根根射来的箭雨,将他们团团包围,草帽男只是轻蔑的看了他一眼,抬起了手指,准备下达最后的命令,让尸群解决掉这巡检司的鹰犬。

????两位司员都露出了绝望的眼神,此刻没有任何的声响出现,在镇安司的人手出现之前,他们就将要殒命于此了。

????躲在暗处的唐纸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切,心急如焚。

????从来没有见过这等场面的他,弱小得都保护不了自己的他,这时候在内心深处反复提醒着自己,千万不能现身,不能莽撞地想去救人,现在的自己,就连自救都困难,千万不要现身,千万不要……

????可是,自己不现身,这两位无辜且正直的司员将会死亡,而这位魂法师,显然也可以在救援部队到来之前,就脱身离开。

????我该怎么办?

????正当场面陷入唐纸所难以接受的地步,而自己又手足无措,任何决策都没有任何意义的时候,北边的低空处忽然亮起了一粒黄光,朝着他们这里,陡射而来。

????这道光的速度似乎和刚才那划过星空的流星一样的迅捷,只是眨眼之间便贯彻了半面天空,悬浮在了赶尸人的头顶上。

????等到光芒从此人身上退散,唐纸清楚地看见,这道人影只有三十出头,踩踏着一柄深红色的长剑,留着一头颇带古式风韵的长发,还顺着极速掠动产生的狂风而飘摆着。他身上穿着的,则是一身淡黄色的作战装,白色的月牛皮战靴,拥有着超强防御力的黄缕丝面料的作战衣裤。

????这身,乃是只有联邦至高学府之一的汉唐皇学院的存在才有装扮的资格。

????唐纸从《我的时代》这本书中了解到,在联邦有着三大神宗十大武宗的说法,但是在这些年,由太子殿下所提议而大力发展,由皇帝陛下亲自监督创办的皇家综合类全新教学模式的学府——汉唐皇学院,已经足够与这些学府并驾齐驱,甚至凭借着天然的地理优势,以及皇家亲创的关系,有着比起这十三大宗门更为优渥的教学资源以及生源,甚至就连昊天榜第一,有着汉唐王朝最强者之称的李夕阳如今都有挂名。

????能在和这所皇学院攀上关系的,无一不是天才,亦或者是与皇室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唐纸敏锐的目光能够捕捉到,在这身黄蝶战装,也就是这所院校的专属战装上,在其手臂处还有几道蓝紫色的条纹,服装的纹饰也多了一些紫色韵调,比起书中有图片的书籍更为高贵,再结合上他的年纪……显然,此人不是学生,应该是汉唐皇学院的讲师。

????踏剑眨眼掠长空,这个境界,应该是到达了什么境界的战师?唐纸不清楚,他只知道,是一位强大到他只能仰望的存在!而能过在汉唐皇学院担任职务,能够说明,他高贵的身份还有强大的实力!

????他的出现,无疑将会终结这位魂法师的生命。

????唐纸心里长松了口气,无论这位魂法师是什么身份和目的,事情终究会有一个结果了。

????同样的惊喜也来自于两位司员。

????“是武怡武剑侠,武剑侠来的及时!此人乃是魂法师,还欲图杀死巡检司司员!”神术师看着这位脚踏飞剑的剑侠,劫后逢生般喜悦地吼道。

????“是武怡?”

????武怡这个人,唐纸在面馆里偶然听到人提起过,他在汉唐皇学院里担任要职,貌似是战师系的主任,乃是地阶上品的宗师级战师!是很多人眼中的英雄豪侠,六年前在沿海一带为了拯救一个村庄,还只是中阶的他力战地阶上品的水妖,自己身负重伤,但也杀死那只远比他强大的水妖,保卫了那个村庄的安宁,从此扬名天下。

????他的到来,毫无疑问是对这出悲剧最好的拯救。

????然而这位来自汉唐皇学院,与皇室之间有着密不可分关系的男子并没有对着赶尸人出手,而赶尸的魂法师,也其抬头与战师对视。

????月光在武怡这双正直稳重的双眸中映荡着浩然神辉,他神色也维持着平静,将袖口慢慢抬到了嘴边,摁下了袖口处的微型通迅术器,轻声道:“我已到达巡检司十二号巡逻族现场,不用再派人过来,事情我来解决。”

????“好,麻烦武先生了。”手臂上的圆盘状通迅类术器很快传来巡检司司部的联系员的声音,这个信息传递过去之后,无疑关于此地的事情,就彻底告上段落,短时间内不会再有巡检司或者镇安司的人员出现。

????在神术师还有面色痛苦的展示期待和喜悦的目光中,武怡轻轻挥了挥手指。

????他脚下所踏的飞剑剑刃上当即划过两道凌厉的剑光。

????剑未动,可剑光贯空而过,刹那撕裂空间,没有发出一声轻响,便刺穿了下方人的胸膛。

????然而并非是魂法师的胸膛,而是两位巡检司司员的胸膛。

????剧烈的痛苦瞬间锁满了神经,鲜血从口中汩汩喷涌而出,两人瞠目结舌地看着武怡。

????唐纸的神色,也一片苍白。

????武怡与那位赶尸人,则彼此点了点头。

????显然,他们并非敌,而是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