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干都是图书馆老员工中,恒心混杂而入,因为人多,她拿的牌子也随意,只是露了出来,并没有把它拿的很显眼,进门口时,任于把她喊住了,“等等,那个人!”

????还是一如既往的令她讨厌的语气,即使是好好说话,也都像是一副和人吵架的样子,恒心故意装作没有听见,任于马上从他自己保安班长的座位上起身追到恒心身边,“我说你呢!没听见啊!”他一把拉住恒心的肩膀让她面向他,恒心把牌收起来听他说完,“九点才开馆,现在还没到时间呢,你怎就与众不同,不知道什么时候开馆吗?”

????恒心看着他的眼,那种眼神和图书馆正式在编人员看保安的眼神一样,她以前就经历过无数次。现在她也感受到了站在现在这个位置上看他们保安的感觉。

????也不说话,把手里的工作牌给他举了一下,就立刻往前走。

????她看到任于眼中的诧异和惊讶,一下子就改变了脸色和对她的态度,挠了挠后脑勺,又继续回座位上。恒心并没有好像报了大仇一样的快乐,只是对他们以前的人都已无所谓和不在乎,想到的只是她现在已经不会在任由保安的欺负了。

????她就坐在正门口的服务台上,那里已经坐了个老员工,是她以前经常见到的那个中年男人,个子有些高,大概一米八左右。******,看起来穿的衣服也很不起眼,但走路的姿势就是与普通人不同,也很有气质,有些沉默,但又很成熟。

????“您早,我是今天新来的。”恒心进入服务台里面,把包放下,向他说道。

????那个男人本来正在看书,并没有发觉恒心已经进来了,在听见她向他打招呼时,他才反应过来。“你就是恒心?William已经和我说过了,欢迎你的加入。我是易城。”他向她伸出手,恒心与他握了握。

????不知为何,她总是感觉出来自门口保安的视线,虽然她极力想把他们忘掉。

????“我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你,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好像是——这里以前的保安吧?”易城风尘仆仆的脸上还有中年男人的风度和英俊,因怕说保安二字可能会对恒心带有一些不能言说的意味,所以还是显出鼓励的意思小心翼翼的说出口。

????恒心也明白,以前她当保安时,虽然自己感觉没什么,但知道这些正式员工对他们都是不屑一顾的,根本不会正眼看他们。如实答道,“是的,我之前确实是这里的保安。”

????馆内已经正式开放,早在门外等着的村民读者都排着队的陆续而进,因为他们这个村里的图书馆还算大,是附近几个村中最大的一个,而且临近大型城市区,所以会有临近村里或市里的人赶来,“你有什么不懂的,都可以问我,我会与你详细解答的。”易城很绅士的说道。

????恒心笑着点点头。第一天上班毕竟有些紧张,不一会就有读者来问她问题,恒心因不熟练电脑的操作,所以查询的慢了些,那个老年男读者就显得有些不高兴了,开始嘟囔起来,“怎么那么慢啊!这不是误我事儿嘛?”

????恒心不说话,依然在集中精力查询,易城接过他的话,“请您稍等一会,我的这位同事今天刚上班,还不太熟练。”

????“早说,让你给我查不就得了,哪用的着那么费事!你帮我查查——”

????易城看着他不语,也不动,老头子还在嘟囔,“我让你给我查你怎么不动?你们领导是谁,我要投诉。”

????“我就是。”易城依然不动声色的面无表情,只是眼神很冷的说道。

????恒心突然想到昨天William有向她提到一句易城是管理服务台的主要负责人。她感觉自己有些压力,脸微微红了,不过还是尽自己最快的速度为他查出来,没有让老头继续嘟囔下去。

????老头走后易城又安慰她说,“你不要在意,像这种毕竟还是少数,来看书的大多还是有素质的。”

????因为从未与像易城这种既有学历又有正式工作经验的人打过交道,恒心还不知该如何与他相处,也不知该怎样与他像正常同事间的交流,于是只是礼貌的笑笑,“嗯,我知道,我不会在意的。”

????易城看起来三十多岁,却依然风度翩翩,样貌和精神都极好,虽有几处不易看出来的皱纹,但这种皱纹正加强了他面貌的岁月感和成熟度。而恒心不过才二十岁,对这种帅大叔简直毫无抵抗的余地,况且易城又算是她的领导,于是越发的不敢在与他有多的交流。

????恒心自己在试着学会熟练的操作电脑,幸好易城刚才已经离开了座位,不知去哪了,否则她一定会尴尬死,因此时不知道下一步该如何操作。

????正忙着乱按一气,想退出这个界面,忽然有一只食指和无名指上带着戒指的有力大手覆盖上了她的小手,他的另一只手也按在了她放在桌上的左手旁,恒心立刻把自己的手从他手下的鼠标抽出来,易城简单的点几下,界面又恢复到了原样。

????恒心有些脸红,还从未与异性有如此近距离的接触过,况且又是像易城这样的男人,名牌大学毕业,工作了十几年,有钱和馆内地位,又成熟和一表人才,正是像她这种三无人员,无钱,无学历,无地位女孩梦想的喜欢对象,即使他比她大了十几岁,反而比起同龄男生来说她更喜欢年纪大一些的成熟男人。

????她在看到他无名指上的银戒指时心里突然有种莫名其妙的强大失落感,一想到他可能是个小孩子的爸爸,一想到他抱着一个三四岁的孩子逗他玩,恒心就感觉很不可思议,立刻对易城的形象在她心中又降低几分,只把他当做普通大多数的平凡人来对待。

????她也不知为何,是什么时候起,就对易城有了不一样的想法。

????她也想到以前自己在干保安时,早上他们保安是最先在馆内,然后看着正式在编员工持证入馆,他们虽然都穿着自己的普通衣服,看起来也和普通人一样,没有什么区别,可是自身的气质就已经与别的人分开了。她想到她偶尔看向服务台时,易城与一起同坐的另一个员工,有时是女的,一起说说笑笑的情景。又想起在中午吃饭时,他与一帮人一起去他们正式员工食堂里走路的身影与谈话的身姿。

????易城把一本关于计算机简易操作的书放在她面前,“按着这个上面的练习练习,有不会的问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