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闫师叔说道:“你还无耻。”

????我说道:“闫师叔,咱们凭心而论,我不告诉你这些消息,你师门绝对会和泽殷国干起来,到最后人家请靠山来一掌给你来个满门诛灭,你说这是不是既定的结果,我告诉你们消息忍下这口气,这是在救你们啊,反而说我又是歹毒又是无耻,说白了你们全死了关我什么事啊?正道和邪道最后两败俱伤又关我什么事啊?我只要躲在深山里静静看着你们死好了,干嘛非要冒着被发现的危险来跑这一趟,龙家找了我几年都没用,我不是没本事继续躲避啊,你这人怎么好赖不分啊,我说把消息捅出去那是你们不拯救正邪两道自私的结果,也没到满门诛灭的下场啊,只是过得艰难点起码也活着吧,也没多歹毒啊,你是不是还有什么没理解透彻啊,还无耻我怎么无耻了,小小的惩罚也叫无耻,你怕是没见过真正的无耻吧,死脑筋算了我走了,你们爱怎么玩怎么玩,死啊活的关我屁事。”

????闫师叔说道:“你不能走,你必须留下来。”

????我说道:“哟呵,还想扣留我不成,虽说你是分神期巅峰吧,但对我来说跟你干一架我也不怵的,五五开的结果,想溜走,你还没那个本事留下我,除非你能代表玉京门做出出卖我的决定,你负担的起这个代价吗?”

????闫师叔说道:“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意思是你留下和掌门长老说说这事。”

????我说道:“你是猪吗?这么多消息是真是假你不会去查啊,路都给你指了,你还不知道怎么处理,怪不得只能当个看铺子的。”

????闫师叔被我说的是脸色青紫胀红我又说道:“我一送玉满秋回来,你们就得这么大消息,我还出面解释,你是嫌弃我没出大风头?生怕我没地方露脸?果然智商没充费。”

????闫师叔说道:“你走了,掌门和长老不相信我说的怎么办?我人微言轻的能怎么办啊。”

????我说道:“不知道按照我说的去查线索吗?那么多消息总能查出些蛛丝马迹,我走了,记得叫玉满秋给闭嘴,我被人翻出来,你们就别想好过。”说完走出小屋出了坊市往客栈赶回去,NND玉满秋的师叔怕是个智障哟,蠢的一比。什么事都给点明了还要你们活着干嘛?真要给气死了。回客栈路上从空中掠过,下面大路上有一群人在激斗,我停下观看似乎是一群宗门押送一箱物品,抢夺的是一群蒙面人,这可就是稀罕事了,好好一宗门会不用储物戒指类的押送,非要摆明面上押送,这群抢夺之人是不是没脑子?这明显是个局嘛,还非要跳进坑,我也是服了,不都说踏入修炼一途身体和灵魂都会得到升华,智商明显会提升啊,怎么看这群人都是二缺,事出反常必有妖,等他们两败俱伤时,我在渔翁得利,看看到底押送的是什么东西非要争个你死我活的,看着他们努力的挣扎不懈的反击,也挺有意思的,完全忘记了在玉京门坊市受气的憋闷,最后还是蒙面人一方取得胜利,我用神念一扫,果然这群人带了屏蔽神念的法宝,不简单啊,出动三十几个元婴期高手还都带有屏蔽神念的法宝,背后之人的势力可想而知不简单,那为何不直接派个分神或者是元神期的修士,直接一招秒杀省的麻烦,唯一真相就是牵涉这事的人修为一般在分神下的势力,没什么值得忌惮的,半路黑吃黑在修炼界是常事,没什么惊讶的,打斗落幕黑衣人把押送箱子的人全都扒尸毁迹了,还剩下九人个黑衣人,我倒要看看是什么东西,不给看就全灭了,来给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不过我还是遮掩下自己的气息容貌,干私活留下踪迹气息可是大忌,一不小心就阴沟里翻船,重新换副容貌遮掩气息,把修为压制到元婴巅做戏做全套峰拿出剑踩在上面,缓缓下降缓缓说道:“真精彩,不知什么宝贝让各位如此兴师动众。可借我一观,我只是路过,绝不透露出去。”元婴九阶九层巅峰的威压散溢出来,九个人顿时警惕的想第一时间出手攻击,我加重的威压,一群人被威压得动作缓慢,“噗”的一声压的跪在地上,像抗了上万斤巨物般动弹不得,我不管一群人的反应,直直的像盒子走去,用灵力掀开盒子,里面是两个小玉盒,我把下头顶的簪子轻轻挑开,果然一条白去玉色的虫子在缓缓蠕动,这是?传说中的“蛊虫”,我吓了一跳,这玩意可不是开玩笑的,许多大能都能被养成的蛊虫给阴了,上古威名至今都还有传说,可想而知,这蛊虫一类是多么的霸道。这还是幼虫没有被炼化饲养成功,这东西对修炼者威胁太大了,有些蛊虫是防不胜防,我要不要替天下收了这玩意儿?万一将来被这蛊虫阴了我怕是会后悔死,什么威胁拿在自己手里才不危险,盖上玉盒,挑开另一个玉盒,这盒子里也有一条淡金色蛊虫,我对蛊虫一类没有研究,不知道是什么品种,反正是对修炼者威胁最大,全给黑下来了,如今还是幼虫没有被人饲养过,不知是何作用,反正威胁太大作用不明,自己没事养着玩,果然不能装进储物戒指,盖上玉盒,双手拿起两个玉盒踩在剑上,说道:“这东西对修炼界威胁甚大,不宜面世,如今我替天下收着,免除一场灾祸。”

????似乎是蒙面人的带头的说道:“阁下还是留下的好,免得得罪不该得罪的人。”

????我说道:“祸乱天下的物件,绝不能流落在心思不正的手里。”

????蒙面人说道:“阁下还是不要自误的好,我们主可不是你能得罪的,放下盒子速速离开,我们能当这回事没有发生过。”

????我说道:“你们这是在逼我斩草除根?”

????蒙面人说道:“死也不能丢了盒子。”

????哟呵这群人还要跟倔强啊,跟头驴似的,我说道:“你们知道这盒子里装的是什么吗?这可是祸乱天下的东西,听说过蛊虫吗?阴人控制人的最佳选择,你们也不是什么好鸟,什么人会养这种鬼东西?废话也不跟你们说了,这玩意绝不能落歹心人手里。”

????神念扫过一群黑衣人面上看不出来什么变化明显知道这是什么东西,有什么作用,看来也不是什么好人,只有一个人面色发白呆滞明显不知道他们抢劫的是什么,我一个万剑诀把八人全给灭了,说道:“看来只有你一个人不知道是什么,都瞒着你呢。”

????脸色发白的蒙面人说道:“为什么不杀我,还不如杀了我,哦对了你想栽赃给我,让我背锅被追杀。”

????我无语的说道:“你太高看自己了。”我把八个人的尸体全都装进储物袋,把地上他们血染过的泥土也给收了起来,抹除我的气息,说道:“如今有八个人和你一起背锅,这下不怕了吧,赶紧自己消失吧,起码你还活着。”

????脸色发白的黑衣人说道:“躲有什么用,我娘被他们在他们手里,我迟早会乖乖回去的。”

????我说道:“别天真了,要你为他们卖命还把你亲人捏在手里,你确定事后不会被全部灭口?这种主子会给你讲仁义?还是想办法接上你娘躲起来吧。他们一定会杀人灭口的,哦说不定已经灭口了呢。快些回去吧。”

????蒙面人的脸色更加发白了说道:“他们修为都比我高,再说我也不知道我娘被关在哪里啊?”。

????我说道:“这样啊,看你一片孝心又不知道这事的份上帮你你把吧。伸出收来。”我取了蒙面人一滴血用牵引术法术施法,果然蒙面人有些激动的说道,我知道哪个方向了,我带着蒙面人飞快的赶过去,这里是城外的一个庄子,装修的很是大气豪华。我神念隐晦的扫了下,里面有大量的元婴期高手,还有一个分神期高手坐镇,不简单呐,用分神期的高手做打手,看来我是低估了蒙面人的势力了。